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神醫風云

神醫風云

神醫風云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09-13 13:10

評語:一本很不錯的古言虐戀的小說,故事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超喜歡作者大大的寫作風格,強烈推薦大家閱讀!

標簽: 虐戀情深小說
《神醫風云》作者是冰涼,男女主角是墨臺勛,苑碧棠的小說,神醫風云講述了:“我會保證的你的清白之身,治好溪兒,你大可遠走高飛。”男人冷酷的話語在她耳邊縈繞。可真到她想脫身之時,他卻又狠狠拖著她,強行要她跪在另一個女人的病榻前,對她極盡羞辱!她奉旨嫁入王府,本該守住自己的心,可卻情不自禁地愛上了那個冷漠偉岸的男子。只是在他眼中,她從來就不是他的女人。她給了他傾盡全力的愛,他回報她的卻是永無止境的憎恨。再見之際,她挺著孕肚倚在敵國太子的身側,沖他盈盈一笑,風華絕代,語笑傾城……

精彩章節

她反映過來去撿地上的碎片,割傷了自己的手指。

“我真的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你的心機怎么這么重?”視線里面出現了一雙樣式繁雜的筒靴。

苑碧棠抬起頭,正好對上了墨臺勛深沉的眸子,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沒有怒火,沒有微笑,一張冷漠的臉,沒有表情。

“王爺,對不起,妾身......”這樣的墨臺勛更是讓她害怕,她寧可墨臺勛能罵她,打她,可是他現在漠然的態度,好像她從來就沒有當過他的妾,形同陌路一般。

“不用解釋了。”墨臺勛單手掐住了苑碧棠的下巴,把她的嘴巴都掐到了一起:“我本不想管你,只是你不能死,你的存在是為了治好溪兒的病,沒有想到我的一貫縱容竟然讓你生出了歹心,王妃的位置你永遠不要妄想,想要錢,可以,只要你治好了溪兒的病,給你多少都行,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樣?”

墨臺勛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對溪兒的愛一樣,他要欺辱苑碧棠,讓溪兒知道,在他的心中,溪兒是他的唯一,他不想再出現溪兒吐血的事情了。

“王爺.......”苑碧棠的淚水模糊了視線,“王爺,我可以發誓,我真的沒有過想要當王妃,王爺......”

“哼。”墨臺勛用力一推,苑碧棠被推搡在地上,脊梁骨撞到了桌腳上面,背后一陣疼痛,苑碧棠發出一聲悶響,疼得齜牙咧嘴。

墨臺勛心軟了一下,可是他一想到溪兒的病越來越重就忍不住說出更殘忍的話來:“苑碧棠,你別狡辯了,每次裝的楚楚可憐的模樣,弱不經風的樣子,耽誤了溪兒多少次喝藥了?動不動就打翻湯藥,難道是想延誤救治公主的時間?我看你是居心叵測!”

“妾身沒有。王爺,妾身真的一心想要治好公主的病,絕對沒有其他的想法。”苑碧棠一邊解釋一邊哭泣,她不怕被人冤枉,可是她不想被墨臺勛冤枉。

“還敢狡辯,來人,給我把她拖下去重打10棍。”墨臺勛氣的眼睛都紅了起來,他怎么能忍心苑碧棠就這樣欺負他的溪兒,他最愛的溪兒。

苑碧棠聽了他的話,頓時就癱坐在了地上,連掙扎都不會了,因為他的心中沒有她,不管她解釋多少句,他一句話都不會相信的。

他,果真心中還是從來沒有她的。

并不害怕被打,只是心中的悲涼,像是陷入了絕境。

從來不知道感情是這么的折磨人,還依稀的記得,師父寧宵對她說過:“感情最為累人,一旦墜入就會萬劫不復。”

曾經的她,只是一笑而過,現在才知道感情的苦,果真讓人斷腸。

“勛,不要這樣,棠姑娘是個女兒家,怎么受得了這等苦?”溪兒連忙拉住了墨臺勛的衣袖,低低的求情。

“溪兒,她都快要把你害死了,你怎么還護著她?”墨臺勛撫摸著溪兒日漸消瘦的臉龐,他就要出征了,可是溪兒的身體還是沒有一點好轉,他必須要在走之前給苑碧棠一個下馬威,讓她不敢造次。

“棠姑娘并沒有害我啊,要不是她,我的身子說不定早就垮掉了,勛,我真的沒事。”溪兒溫柔的笑了笑,然后沒等墨臺勛說話,就轉頭對苑碧棠說:“你先下去吧!”

苑碧棠微微的抬了抬頭,見墨臺勛并沒有看她,就知道墨臺勛已經默許了,她卑微的低著頭,站起來,連地上的碎片也不敢撿就急著退出去了。

風,已經微涼,涼到了心坎里。

苑碧棠一路走著,眼神黯淡的看著前方。

不知不覺,淚已千行。

“夫人,風這么大,你怎么不進屋子?”鳩蘭正好看到了苑碧棠,卻發現她哭了:“夫人,你別傷心了,這樣對身子不好。”

苑碧棠眨巴著一雙淚眼:“鳩蘭,他要出征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

“王爺武功很高的,一定能大勝而歸,夫人不要太擔心了。”鳩蘭開解的說道,她在這個王府中待得時間比苑碧棠要長,自然是知道墨臺勛的本事。

“如果沒有公主的求情,他真的會把我拖下去嗎?”想起剛才的事情,她還有些毛骨悚然,哪怕那個男人對她還有那么一丁點的憐憫,也不會對她下這么重的手。

“夫人,你在說什么?”鳩蘭二丈摸不著頭腦的問。

“沒什么,天涼了,我們回去吧!”苑碧棠吸了一下鼻子,抬腳往屋子里面走。

愛一個人怎么可能輕易的放下?

墨臺勛馬上就要出征了,她希望能為他做點什么,于是連夜就趕制了一個香囊,然后將一個護身符放在里面,這些做了之后,她很想告訴他她并不是貪圖富貴才跟他成親的,可是他總是不愿意聽她的解釋,所以寫了一封書信,折疊成一個小方塊放進去。

但愿有一天,他能明白她的心意。

第二天。天晴,無風。

苑碧棠懷里揣著香囊,來到了墨臺勛的書房前面,她不敢進,害怕墨臺勛會用一些話來傷害自己,害怕墨臺勛會更加的討厭自己,可是她并不知道墨臺勛出征的日子,現在不給,可能就錯過了,到時候就算后悔也來不及了。

在房間門口徘徊了一下,可是沒有勇氣踏進去。

門“吱呀”的一聲就打開了,墨臺勛似乎是意料到是苑碧棠一樣,用涼涼的口吻問道:“不好好的給溪兒煎藥,怎么跑到我這里來了?”

苑碧棠摸著懷里面的香囊,還是退卻了:“沒什么,妾身正要去給公主置辦藥材,正好路過這里,沒想到王爺正好出來。”

墨臺勛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的瞪著苑碧棠,似乎望穿她一樣。

苑碧棠低下了頭,不善于撒謊的她,臉色微紅。

墨臺勛不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小動作,他慢慢的靠近了苑碧棠,一股熱氣在苑碧棠的身上蔓延。

苑碧棠縮著脖子,死死地咬著嘴唇。

絲毫沒有預警的,墨臺勛的手摸向了苑碧棠的胸部。

苑碧棠往后退了一步,差點跌倒在地上,眼中更是慌亂不已。

墨臺勛一下就摟住了她快要跌倒的身子,英俊的臉龐瞬間放大,兩個人的距離是那么近,近的讓苑碧棠都能清楚的聽到墨臺勛的呼吸聲:“王爺.......”

苑碧棠的身子瞬間就軟了下去,被心愛的人抱著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墨臺勛面不改色的把手伸進了她的懷中,掏出了那個香囊,然后放開了苑碧棠:“這個是給我的?”

聲音沒有絲毫的溫度,可是苑碧棠還沉醉在剛才墨臺勛的溫暖懷抱中,紅著臉點了點頭。

“哼,你覺得這樣做就能得到我的心嗎?”墨臺勛笑的很陰險,然后手一松,將香囊掉在了地上,黑色的筒靴狠狠的踩在了上面,蹂躪了兩下:“我的心,永遠都是溪兒的,你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

他不知,他踩的,不止是香囊,更是苑碧棠的心。

風過,人走。風中留下一點松木香。

苑碧棠愣愣的站在原地,身子慢慢的滑下去,做了這么多的努力,他還是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她的心意,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該恨的,那個英俊的男人,他的風度,迷失了她的心,他的狠,也同樣傷透了她的心。

即使這樣,她還是希望他能記住她,就算溪兒的病好了,就算她最終離開了慕王府,她也希望他能記住她,記住曾經有那樣一個女子,真心的愛他,愿意為他付出一切。

接下來的日子,苑碧棠每天都在害怕墨臺勛的離開,每天都悄悄的在暗處尋找墨臺勛的身影,她感覺自己就好像變成了墨臺勛的影子一樣,就算是遠遠的看著,也覺得幸福非常。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墨臺勛在亭子中看書,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苑碧棠唯唯諾諾的從假山后面走了出來:“王爺,我只是......只是路過......”

“每天都跟著本王,你以為本王不知道嗎?”墨臺勛的嘴角掛上了一個弧度,莫名其妙的有點喜歡這種被人在乎的感覺,可是她不是溪兒,所以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可能。

苑碧棠低下了頭,聰明如墨臺勛,她什么也瞞不過他。

“今晚跟本王進宮,皇上非常重視這一次出征,要舉辦宴席為我踐行,皇上他特地點了你的名字,讓你也去,你準備一下,不要給本王丟人。”墨臺勛押了一口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是,妾身記住了。”

要進宮嗎?跟墨臺勛一起?

苑碧棠已經想到了,這次一定要給墨臺勛爭面子。

回到凝溪閣的時候,苑碧棠沐浴之后,穿上了一件雪白綢緞的里衣,長發垂到了腰際,纖細的柔荑撫弄著柔順的秀發,宛若仙子一般,沒有絕美的容貌,但是沉靜的氣質,如此動人心魄。

“夫人,你真美!”鳩蘭忍不住夸了一句。

“鳩蘭,你的嘴真是越來越會哄人了。”苑碧棠撲哧一笑,露出了兩個小酒窩,更是增添了一絲嫵媚。

“夫人,你來看看穿哪一件合適,今天可是要見皇上的。”鳩蘭皺著眉頭,苑碧棠不受寵,待遇自然也差,身邊沒有幾件好衣裳。

“是啊,今天是要去見皇上呢!”苑碧棠陷入了沉思。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虐戀情深小說
虐戀情深小說
虐戀情深小說

農民文學網虐戀情深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虐戀情深小說大全,打造虐戀情深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虐戀情深小說免費閱讀。看虐戀情深小說,就上農民文學網。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