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有生之年共相守

有生之年共相守

有生之年共相守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09-10 10:07

評語:故事很好,情節新穎,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節不雷同,愛憎分明。難得的都市現代愛情好文,推薦大家閱讀。

標簽:

《有生之年共相守》作者是柳賦雨,男女主角是連羲皖,江夢嫻的小說,有生之年共相守講述了:金凱企業瀕臨破產是因為江她夢嫻的命格太硬?克了金家氣運?作為私生女的江夢嫻表示很委屈。不得已被匹配給同樣一個據說命硬的”老男人“,家人都克死完了,誰沾上誰倒霉,正好和出生克死媽、十歲克死親姥姥、十八歲克得從未見過面的親爹差點破產的她互補。可是怎么沒人告訴她她的老公這么帥?

精彩章節

剛出房間門的江夢嫻正好聽見那句話,嚇得眼前一黑,差點沒順著樓梯一骨碌滾下來。

倔強的靈魂撐住了她受了驚嚇的嬌弱身軀,一步步地順著樓梯走下來,每走一步,似乎心肝都要顫抖一下。

連羲皖果然是個變態!一箱子的套得用到什么時候啊,要是再批發幾箱子,她的小身子非得被榨干了不可!

江夢嫻一步步地走了下來,米白色的拖鞋輕輕地踩在大理石地面上,露出了白白的腳趾頭,她穿著連羲皖新買的連衣裙,是一款非常典雅淑女的限量高定紗裙,連羲皖也不是胡亂買的,所有尺寸都恰恰好,腰身貼合的非常巧妙,看起來腰身盈盈一握,剪裁得體的荷葉邊裙角是不是掃著潔白的膝蓋,透白的一截小腿露在了外面,在一身白裙的襯托之下,江夢嫻整個人玲瓏剔透,宛若白雪。

她的皮膚本來就是非常白的,保養了一年,更是養得像剝殼的雞蛋一樣透白驚艷。

她的出現自然是已經引起了客廳三人的注意,不可否認的,他們都是驚艷,身在都市又身處高位,見慣了浮華和燈紅酒綠,眼光已經非常挑剔了,可看見這一身裝扮的江夢嫻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驚艷了一番。

凌云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他一年前把江夢嫻領過來的時候,她尖嘴猴腮又黑又瘦,這才一年不見,怎么感覺變了個人似的?

秦扇也是大跌眼鏡:“這就是你家的小雞兒?”

說好的尖嘴猴腮面黃肌瘦渾身骨頭渾身肉剔下來做不出一盤肉末茄子呢?況且,她一點都不像雞啊!

連羲皖看著此時光彩奪目的江夢嫻,也是驕傲無比,拍拍自己的大腿:“小雞兒,過來坐。”

秦扇揉著自己一頭囂張的黃頭發,還是一臉的不可置信:“跟你結婚證上完全不一樣啊,這特么得動了多少刀才能整成這個模樣啊!”

他顯然是沒認出江夢嫻來,現在的江夢嫻跟白天那個江夢嫻是完全不一樣的,白天的她個性張揚灑脫不羈,像一只靈巧的小野豹,可是在連羲皖這頭大老虎面前,再野的豹子也要變成乖巧的貓咪。

秦扇和凌云是沒認出江夢嫻,可江夢嫻卻認出了他們。

那一頭囂張的金毛她記憶猶新,今天還朝他送給了一記飛吻來著!

再看一邊的凌云,她今天仿佛在那臺林肯加長里面見過他。

她記得那車里當時有四個人來著,一個司機,一個凌云,一個金毛,還有一個男人,她使勁兒地回憶著那個男人的模樣,越回憶越覺得,那個男人的形象和連羲皖無限重合……

江夢嫻的目光正好對上連羲皖那看透一切而似笑非笑的目光,腦子里‘轟’一聲就是一片空白,轉而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她居然當著自己老公的面,給了別的男人飛吻!

看起來,金毛似乎還沒明白過來,可連羲皖已經洞悉一切。

怪不得總覺得今晚的氣氛異常詭異,原來是在這兒!

江夢嫻嚇得腿軟。

玩球了,大老虎今晚還不得活吃了她!

看見她還愣著,連羲皖再拍拍自己的大腿,渾身的氣場雖然就一冷肅:“過來。”

江夢嫻渾身打了個顫抖,認命地走了過去,肢體僵硬地往連羲皖懷里一坐,假裝自己很害羞,不敢看凌云和金毛兩人,怕被認出來,大家尷尬。

連羲皖心滿意足地抱著自己的‘小雞兒’,大手圈著她的腰,聲音放軟了一絲:“這個金毛叫秦扇,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以后看見他繞著走。”

江夢嫻的心肝一顫,連羲皖前一刻還一臉冰冷,后一刻忽然冒出了一絲溫柔,這性格這么反復無常,不是變態就是超級變態。

31歲有錢有勢有樣貌的男人居然還是處男,不是變態才怪!

江夢嫻把臉埋在連羲皖懷里,乖巧點頭像只小貓咪:“嗯嗯。”

秦扇不依:“你這只小雞兒軟綿綿的,大爺我才不喜歡,我就喜歡我的辣妹!就今天我們在大明東路看見的那個辣妹,那可是我的,誰都別跟我搶!”

聽到辣妹和大明東路兩個字,江夢嫻渾身又打了個顫兒,知道自己闖禍了,可沒想到禍這么大。

她當著她的變態老公撩了他兄弟!

她整個人都是炸毛的!

秦扇和凌云的大名她早就聽說了,那可是連羲皖的左膀右臂,那分量肯定比她一個結婚一年只相處了不到半天的老婆強,俗話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穿他身上的衣服不老實去撩他手足,他還不得撕了那衣服?

江夢嫻整個人都瑟瑟發抖,不敢看人。

連羲皖摟著自己的小媳婦兒,看傻逼一樣看秦扇,心道:你辣妹已經睡我床上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他看江夢嫻那大受驚嚇的模樣,存心想給她個教訓,看她還敢不敢出去亂撩,于是,他故意大聲對秦扇說:“你個禽獸,興許人家都有老公了,給你個飛吻不過就是逗逗你!被給自己胡亂加戲!”

對對對!江夢嫻跟著點頭。

她就是想逗逗他而已,絕對沒有其他的意圖,她是個乖巧的小媳婦兒!

老虎大人一定要明鑒啊!

秦扇完全沒聽出連羲皖話里的意思,還大口大氣地說:“呵,我秦扇看上的女人還能有得不到的!別說她有老公,就算是生娃了,我也有本事當他娃的后爸!”

江夢嫻嚇得抱緊自己的老公,以證清白。

她真沒想出軌啊,雖然連羲皖是個變態,可看在他幫她搞定了高中學籍讓她順利考進帝都大學的份兒,她保證她絕對不敢出軌!她真的只是想逗逗秦扇而已!

連羲皖抱著坐在自己大腿上的江夢嫻,冷冷一笑:“呵,興許人家老公比你厲害呢!”

秦扇信心十足:“放眼帝都,除了你這個死變態,我誰也不放在眼里!”

江夢嫻的心肝哇涼哇涼的。

連羲皖眉梢帶著幾絲陰霾,似笑非笑地看秦扇:“如果那個人真的是我呢?”

大概是他們關系太好了,這種玩笑經常開,秦扇想也沒想到就哈哈一聲大笑:“要真是你個死變態,誰家閨女落你手里都是糟蹋,我就更得英雄救美了,哈哈哈!”

江夢嫻再一次受了驚嚇。

看來他老公不只超級變態這么簡單!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