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白執事

白執事

白執事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4 14:54

評語:《白執事》一部很棒的靈異小說,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故事內容寫的很精彩,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部非常難得的深度好文,大力推薦閱讀,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主角是唐乾坤,雨晴的小說叫《白執事》,是由網絡大神我本佛創作的懸疑類小說,白執事文章講述了:"白執事說白了,就是活人看日子,給亡人點穴。小時候爺爺不愿意教我,但我偷著學了。我瞞著爺爺接了一場白事,沒有想到因為這場白事,我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精彩章節

我之所以想笑是因為張虎那個東西非常的小,就如同剛出生嬰兒的小手指一樣大,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幾乎都要看不到了。

“哎呀,這張虎那個玩意怎么這么小啊,要是誰家的姑娘嫁給張虎可就倒霉了。”一個村婦看到張虎哪里忍不住的開口說道。

接著就有一位婦人說道:“是啊,誰家姑娘嫁給張虎,那不就是守了活寡。”

“這張虎玩意怎么這么小啊,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有些老爺們也開始嘲笑說道。

“咳咳。”村長咳嗽了兩下。

村民都住嘴了,畢竟張虎都死了,在議論人家有些不好。

我也在內心發笑了一會,就意識到了不對,我和張虎一起在河里洗過澡,當時我見張虎的那玩意雖然不大,但至少沒有這么小。

爺爺看了張虎那個地方一會,就移開的視線,然后在張虎的肚臍眼上面一點,張虎那個玩意竟然一下子縮沒有了。

爺爺看到這一幕眉頭就皺的更緊了。

張虎的父親看到他兒子那個地方縮的一點都沒有了,就支支吾吾的問爺爺,這是怎么回事?

爺爺將張虎的褲子給提上,站了起來,說道:“你兒子是被什么東西給吸食了陽氣,現在你兒子體內陽氣全無,所以那個東西才會縮沒有。”

我爺爺說完,村民都露出釋然的表情,怪不得張虎的那玩意變得那么小。

“你兒子還是童子身嗎?”爺爺忽然問張虎的父母,

張虎的父母想了想就說道:“我的兒子非常本分,到現在還是童子身。”

爺爺聽完點了點頭,眉頭就舒展了下來,看來爺爺是想到什么東西了。

接著用力的在張虎的額頭中心用力點了下,張虎就閉上眼睛和嘴巴,然后爺爺就拉著我離開張虎家。

我也不知道爺爺為什么要突然離開張虎家,出了張虎家,我就問爺爺,是不是他知道什么東西害的張虎。

爺爺對我說,有了點眉目,但還是要確認一下,就朝著林凡家走去了。

我心中納悶爺爺去林凡家干嘛,但我還是跟上了。

到了張凡家,發現張凡還是躺在院子的涼席上,我們村有個風俗,就是沒有成家的人死后,是不準用棺材埋葬的,只能用草席卷上。

林凡母親見到我和爺爺,就問我們來做什么。

爺爺對著林凡母親說,我們是來調查是什么害死的林凡的,但是可能要檢查下林凡的尸體,不知道她愿意不。

林凡的母親聽完,就對著爺爺說道,只要能查出是什么害死她的兒子,爺爺做什么都行。

爺爺得到林凡母親的同意,走到林凡的尸體跟前,蹲下一下子就把林凡褲子給脫了下來,林凡的那個東西也十分的小,比張虎的都還小。

爺爺看完就把林凡的褲子給提上了,接著爺爺又問了林凡母親一個同樣的問題,林凡還是童子身不?

林凡的母親點了點頭,她說林凡到現在,連女孩的手都還沒有碰過。

我聽林凡母親說這話的時候,摸了摸鼻子,我到現在也還沒有摸過女孩的手。

爺爺聽完,眉頭全都舒展開了,看來應該知道是什么東西害死了張虎和林凡。

我就問道,爺爺是什么東西害死張虎和林凡。

爺爺咬牙說道是凡珍。

我聽完就愣住了,我本以為凡珍光纏上了我,萬萬沒有想到,殺害張虎和林凡的兇手竟然是凡珍,這凡珍怎么說也是我們村子的人,我真是想不明白她為什么要這樣做。

爺爺好像看出來我的疑惑,就對著說道:“林凡和張虎的死,是和我們家有關系的."

“有什么關系。”我疑惑的問道,爺爺都說了,張虎和林凡是死于凡珍之手,怎么現在又和我們家有關系了。

爺爺繼續說道:“凡珍之所以殺林凡和張虎,是為了奪取林凡和張虎的陽氣,凡珍被我打傷,張虎林凡這樣童子身可是陰魂療傷的大補之物。”

爺爺這樣一說我就明白了,凡珍殺林凡和張虎是為了療傷,爺爺說了張虎和林凡的死和我們家有關系,是爺爺把凡珍打傷的。

“爺爺你趕緊想辦法找到凡珍啊,不能不讓凡珍繼續在害人了。”我對著爺爺說道,凡珍已經害死兩個人了,說不定還會繼續在害人,如果我沒有爺爺護著,說不定現在也已經成為凡珍手下亡魂了。

“我昨天已經把村子所有有陰氣地方都給找遍了,也沒有發現凡珍的蹤跡,凡珍能在村子害人,也就說明她還有走遠,現在凡珍也只能躲在我們村子的后山了。”

爺爺說道。,

原來昨天爺爺讓回家,他是去找凡珍了。

“我們現在去后山看看。”爺爺對著我說道。

我聽到爺爺要去后山,我打一個冷顫,因為后山是我們村子的一處禁地,準確的說,我們村子的后山,是附近幾里的一處禁地。

我們村子的后山,發生過一件大事,那時候我剛出生也不清楚,只是聽村子里老人說的。

大約在二十年前,國家想開發我們這么這片山區,開發自然就要動土,國家派來的人一眼就看上我們村的后山,說是以我們村的后山圍中心依次往外開發。

當天施工隊就來了,施工隊剛上山,我們村子就有人上山勸阻,不讓施工隊動工,因為有許多村民的祖先就埋在后山,怕破壞了祖墳,會影響到后人。

但是施工隊那信這套,都說村民是迷信,因為那個時候剛鬧完文革還沒有多久,村民見施工隊不聽,也不敢在多說什么,因為怕上級說他們是在宣傳封建迷信。

要是這個帽子落實了,可是會進局子的。

村民見勸不動上級領導,就各自下山了,下山村民又商量了一下,既然施工隊非得動土,我們就祭拜下祖先吧。

村民就山腳下,擺上貢品,祈求先祖不要怪罪,但是村民的祭祖還是被上級領導看見了,上級領導看到之后,直接把村民祭祖儀式給砸了,還罵我們村子的人都是愚民,還說誰在搞神神叨叨的東西,全都給抓起來。

村民見到祭祖儀式被砸,敢怒不敢言,這祭祖本來就是給上級求平安的,既然上級領導不領情,村民也沒有必要熱臉貼冷屁股,全都各自回家了。

施工隊當晚就動工了,但是剛動工就出現意外了,一個工人不小心滑到了,頭一下子撞在石頭上面,當時腦漿子都被撞出來了。

村民聽到這個消息,都說是施工隊驚動山神,早報應了,但是誰也不敢說出來,只能在心里想想。

但是死了一個工人,并沒有打斷上級對后山的開發,那個工人的死,施工隊也沒有忘鬼神方面想,只覺得是一個工人倒霉,腳下踩滑了而已。

誰也沒有料到,第二天又有一個工人出事了,一個工人被一顆大樹給砸死了,整個身子都砸黏糊了,而且砸工人那顆樹自己倒得。

這時施工隊心里也開始發憷,也開始懷疑,我們這個山是不是真的動不得,有人就想離開,怕自己也出現意外。

但是上級領導卻不讓任何人走,說誰要走了,就是宣傳迷信,施工隊在上級領導壓力之下,只能繼續施工。

到了第三天,施工隊發現和他們一起來的上級領導不見了,這下子可怕施工隊給嚇壞了,和他一起來的上級領導官職還不少,要是出事了,他們也別想好過,就發動全員去找,有的村民也幫忙去找,等找到上級領導時候,村民和施工隊都驚呆了。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靈異恐怖小說 鬼怪小說
靈異恐怖小說
靈異恐怖小說

農民文學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靈異恐怖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靈異恐怖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風水墳師
    風水墳師

    都市 / 葉一,楊光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助鬼陰陽師
    助鬼陰陽師

    都市 / 張坤,娜娜

    2019/03/26 | 4 人已閱

    評分:5.0

  • 絕頂相師
    絕頂相師

    都市 / 陳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末日求生
    末日求生

    都市 / 陳光大,蘇瞳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快遞員撞鬼
    快遞員撞鬼

    都市 / 寧郎,嵐小七

    2019/03/25 | 9 人已閱

    評分:5.0

  • 人皮
    人皮

    都市 / 哈斯卡,林鹿

    2019/03/25 | 8 人已閱

    評分:5.0

鬼怪小說
鬼怪小說

農民文學網鬼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鬼怪小說大全,打造鬼怪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鬼怪小說免費閱讀。看鬼怪小說,就上農民文學網。

查看更多>
  • 風水墳師
    風水墳師

    都市 / 葉一,楊光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助鬼陰陽師
    助鬼陰陽師

    都市 / 張坤,娜娜

    2019/03/26 | 4 人已閱

    評分:5.0

  • 絕頂相師
    絕頂相師

    都市 / 陳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末日求生
    末日求生

    都市 / 陳光大,蘇瞳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快遞員撞鬼
    快遞員撞鬼

    都市 / 寧郎,嵐小七

    2019/03/25 | 9 人已閱

    評分:5.0

  • 人皮
    人皮

    都市 / 哈斯卡,林鹿

    2019/03/25 | 8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