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恐怖 > 冥婚來襲:鬼夫別過來

冥婚來襲:鬼夫別過來

冥婚來襲:鬼夫別過來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1-09 07:45

評語:太喜歡了,這樣的神級作品,小說題材新穎,文風細膩,文筆流暢,美文、爽文,實力之作!推薦!

標簽:
《冥婚來襲:鬼夫別過來》作者是三生石,男女主角是霍臨璽,夏疏衍的小說,冥婚來襲:鬼夫別過來講述了:半夢半醒時分,一次誤作鴛鴦交頸。令我與他糾纏不清……然而這一切卻都是男朋友父母的陰謀。我自那日后,便頻頻遇到鬼怪之事。奶奶告訴我說,我乃全陰之女為鬼妻,這是命。我不信,直到那日和他相見,我才發覺,命注定逃脫不了。

精彩章節

我這才看見,這路好像就只有我一個人站在中間,其他人都自動避開到兩邊了。看著大家朝我投過來的目光,我頓時感覺有點窘迫。

“不好意思,我現在就走。”我連忙讓路并且給她道歉。

他們抬著鄰居阿姨往著她家走去。

我一時之間有些恍惚,這些前一天還活蹦亂跳的人,才幾個小時而已就已經……

“這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一個接一個的死去。”

“就是啊,死的一個比一個慘。唉”

我聽著旁邊的人議論著,有些無力。轉身就朝著車站走去,心情沉重的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車站上沒什么人。

可能是因為那一次事故,搭車的人也少了。

司機也開始怠慢起來。

我站著將近一個多小時,才來一輛車。

我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上了車,司機看了我一眼,一踩油門就走了。

我坐在窗邊,看著外面的世界不斷后退著,一路上都格外的安靜。

思緒千回百轉之間,竟然就到了霍家的地方。

我下了車后便朝著霍家走去,以前我是巴不得逃離這個地方,所以路線記的格外清楚。

田埂上依稀還留著我逃跑的腳印,有些還染著暗紅色的血跡。

我順著腳印,往著他們家走去。

遠遠的就望見了宅子了。

只是比起之前,好像更加蕭條了。

我走到門口,樹葉掉了滿地,有些落葉堆了很多卻沒人打掃。

蕭條的我都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搬走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敲了敲大門,上面的灰塵沾了我一手。

過了許久,久到我以為沒人的時候,門終于開了。

是霍臨璽開的門。

他看見我似乎很驚訝,呆呆的站著也沒有說什么。

我更是因為之前的事情,一時之間不知道怎么開口。直到他后面傳來一聲略帶疲憊的聲音,“臨璽,誰啊?”

隨著這聲音剛落,他才反應過來一般,連忙應著,“沒,沒什么,就是我以前的同學找我出去玩而已。”

說著就想把門關上,我連忙撐住求他不要關門。

“你干嘛?”他皺著眉頭,不悅的看著我。從他眼神都能看出來,他在責怪我為什么回來。

“我……我有事找……那個木偶人。”我想了一下,把目的說了出來。

霍臨璽抿了抿嘴,看他樣子似乎還想把我趕出去。

我拉著他的手,懇求的看著他希望他能讓我進去。可他是鐵了心要趕我走。

“是你?!”他母親似乎看到我了,走過來質問,“你不是走了么?又回來干嘛?!”

“我……”我張口,想說什么最后也只能說,“我想見見木偶人。”

霍臨璽的母親聽我這么說,愣了一下。

“我能見見他么?”我試探性的張口問她,想探探她的意思。也做好了,隨時被她大罵一場的覺悟。

霍臨璽的母親看了我幾眼,還是讓我進去了。

連罵我一句都沒有,只是語氣冷淡的讓我跟著她走。

霍臨璽也想跟來,被他母親狠狠瞪了一眼后就沒在說話了。只是用眼神詢問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給他說,便裝著沒看到的樣子隨著他母親一路走去。

他母親帶著我上了二樓,打開一扇門里面竟然是一條幽暗的走廊!

她回頭看了我一眼又往里走著,

一開始還是走廊的地方,到后來逐漸成了黑白分明的墻壁,兩邊燃著白色的蠟燭,昏暗的光亮罩著地面上。

走了一會兒,終于在一扇門面前停了下來。她伸手開了門就讓我進去。

我愣愣的就被她推了進來,隨后她竟然……

出去了?

她就不怕我是來殺這個木偶人的么?這讓我有些詫異。

她把房間門關上以后,整個房子都陷入了黑暗中。我伸手想在墻上找開燈的開關。

“不用找了,這里沒有燈。”清冷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讓我嚇了一跳。

我貼著墻才微微有了些安全感,轉動著眼睛想看看木偶人在哪里。

“找我做什么?”他再一次開口,聲音比之前弱了很多。

“我……我……我是來求你放過村民們的。他們……他們……”張口,想替村民求情,發現根本就沒有能拿的出手的形容詞。

如果說村民無辜,那他就該死了?

如果說罪不至死,那他又做了什么要死?

“呵。”他冷笑了一聲便不再理我。

“他們之前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請求你放過他們。畢竟十幾條人命……”我咽了口口水,有些顫抖。

生怕他一個不開心,就把我給掐死了。

之后過了很久,都沒有聽見動靜,安靜到我以為他不在了。只好試圖叫著他,“你……你叫霍臨川吧?”

還是沒有回應,整個房間就回蕩著我的話。

我咬了咬牙,“你不是說,我的血肉之軀是你重生的良藥么?我以我自己作為代價,求求你……救救村民。”

說著,眼淚又不爭氣的浮上眼眶。

他終于動了。

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放大了幾倍的臉,黑漆漆的眼珠子此時已經毫無生氣了。

我抿著嘴,緊緊貼在墻上,逼迫自己看著他的眼珠子。

手因為害怕,握成了拳頭。

“明明這么怕我,還想著為那些貪心的人求情。我不知道該說你傻還是說你高尚。”他說著話,冷氣吹過我的脖子。

身體瞬間就僵硬了起來,開口說話也有些結巴。

“我……我只是想你……救他們。”

“可以,你在這里待三天,三天以后回去。我自然會幫你。”他答應的也輕松,說完以后就從我眼前消失了。

“你可以出去了。”

聽到這句話,我如釋重負般開門就跑。

即使見過他很多次,我還是怕……而且怕的要命!他那雙樹枝做成的手隨時可能要我的命!

等我跑到了客廳后才停止下來,撐著自己的膝蓋喘息著。

“你回來干什么?”

我抬頭,順著聲音看過去,霍臨璽站在不遠處,黑著一張臉問我。

“我……”我張口想說什么,喉嚨又像被堵住一般什么解釋也說不出口。只能無奈的看著他,“我也是……被迫無奈。”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