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頻道 >

修真醫神by蔥頭仔的果粒橙閱讀_霍青,沈嫣然的小說完結版閱讀

修真醫神by蔥頭仔的果粒橙閱讀_霍青,沈嫣然的小說完結版閱讀

發表時間:2019-03-07 12:48 作者:蔥頭仔的果粒橙

修真醫神是最近很是熱門的一本優質小說,主角是霍青,沈嫣然,文章內容描述的很是細膩生動,文章內容講述了林盈兒得意道:“你每天下班回來,累得不行,還得給我做飯,我的心里很過意不去。這段時間,我在網上看了不少做菜的視頻,露一小手讓你嘗嘗。”...

山野茶的銷售,還是沒有什么起色。

明天,將在市展覽中心舉辦一個為期一周的產品展銷會。很多公司都搞了個柜臺,把旗下的主推產品擺放出來,第一是為了打廣告,第二是為了促進銷售。

對于這個展銷會,沈嫣然是很看重的,特意在門口很顯眼的位置,租賃了幾個柜臺。臨去北林省之前,沈嫣然特意叮囑了白靜初一番,一定要趁著產品展銷會的機會,把山野茶推向整個通河市。

白靜初拍著胸脯保證,一定不會讓沈嫣然失望。可是現在呢?白靜初是真有些灰心了,在人才招聘市場上,都沒有招到幾個人。還有,西湖龍井、洞庭碧螺春、黃山毛峰、安溪鐵觀音等等名茶早就已經侵占了茶葉市場,山野茶想要再在市場上謀取一席之地,就跟在老虎口中搶食差不多,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從公司出來的那一刻,她都感到有些心力交瘁了。在社會上工作了這么多年,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束手無策!

咔噠!

打開房門,白靜初還沒等換拖鞋,就聞到了一股子誘人的肉香味兒,很香,很香,就像是魚鉤一樣,把她肚中的饞蟲都給勾了起來。這樣又累又餓了一天,回到家中有口熱乎的飯菜,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享受了。

白靜初挺迷惑的,問道:“盈兒,是你做的飯菜嗎?”

“白姐,你回來了?”林盈兒扎著圍裙,從廚房中顛顛地跑了出來,幫著白靜初拎包,又給她倒了一杯水,大聲道:“白姐,你坐在沙發上好好休息一會兒,今天晚上嘗嘗我的手藝。”

“在我的印象中,你就會煮方便面呀?什么時候會做飯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

林盈兒得意道:“你每天下班回來,累得不行,還得給我做飯,我的心里很過意不去。這段時間,我在網上看了不少做菜的視頻,露一小手讓你嘗嘗。”

白靜初捏了下林盈兒的小鼻子,笑道:“行,我們家盈兒長大了。那我去洗把臉,就等你的大餐了。”

“你就瞧好兒吧。”

轉身,林盈兒又進入了廚房中。

本來就有些餓了,再聞到這樣誘人的肉香味兒,白靜初感到就更餓了。洗了把臉,她回到臥室中換了一件寬松點兒的T恤和熱褲,這樣在房間中更舒服一些。坐在沙發上,她都沒有心思看電視了,喊道:“盈兒,還得等多久啊?”

“馬上就好。”林盈兒答應著。

“我來幫你端菜吧。”

“不用,不用,我就來了。”

很快,林盈兒端出來了四盤菜,都是一些家常菜,紅燜肉、黃瓜拉皮、酸辣土豆絲、油淋青菜,笑道:“白姐,你來嘗嘗怎么樣。”

白靜初拿起筷子,就夾了一口……咦?第二口、第三口,她連連地點頭,都忘記跟林盈兒說話了。林盈兒笑了笑,轉身又回廚房了。等到再出來,又端出來了一砂鍋冬瓜海帶排骨湯。在湯上,還飄散著蔥花,很有食欲。

林盈兒有些迫不及待了,問道:“白姐,你別光顧著吃呀?快說說,味道怎么樣?”

“好,好,比我們華泰集團的大廚還更要厲害。這個紅燜肉,香嫩軟滑,肥而不膩,很好吃。這個酸辣土豆絲和青菜也不錯,咸淡適中,酸甜可口……盈兒,我真沒看出來呀?你很有做菜的天賦。”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你看我都吃了一碗飯了。來,再給我來碗湯。”

白靜初一直想著瘦身保健,晚上吃得很少。可現在,她也不管不顧了,很快把一碗湯也給喝光了,還吃了幾塊排骨,這才靠在了椅背上,對林盈兒的廚藝贊不絕口。

林盈兒笑道:“白姐,你要是喜歡吃的話,那我每天都做給你吃。等你下班回來,就擎等著吃現成的,你看怎么樣?”

“那可真是太好了。”

“只要你喜歡就好。”

林盈兒嘻嘻笑了笑,又道:“對了,白姐,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兒,許巖出國留學,一時半會兒是不會回來了。那個房間空著也是空著,你說,咱們是不是再找個人,給租出去?”

一怔,白靜初搖頭道:“不用了吧?萬一許巖再回來怎么辦?咱們跟她處得跟好姐妹似的,這樣不太好。”

“怎么不好了?要是在國外發展的好,她回不回來還兩說著呢,我建議是租出去。”

“你這家伙,難怪會這么殷勤地做飯了。說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那我就直說了吧,是我的一個朋友想要租房子,咱們這兒又剛好空一個房間,我就跟他說了。這些飯菜,也是他弄的,我哪有那本事呀?你要是覺得行的話,我就讓他搬過來,跟咱們一起住……”

白靜初伸出手指,在林盈兒的額頭上戳了一下,笑罵道:“我就知道你一肚子的花花腸子,既然是你的朋友,那還扯這些干什么?你讓她直接搬過來住就是了。”

林盈兒興奮得跳了起來,問道:“這么說,你沒意見?”

“沒有。”

“可是,我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他是一個男人。”

“什么?男人?”

白靜初很吃驚,疾呼道:“你交男朋友了,想要跟他同居?”

林盈兒連忙道:“才不是,我們是很純潔的男女關系。”

“那你跟我說說,你倆是怎么認識的,認識多久了,他在哪兒上班?”

“這個……我是昨天才跟他認識的,他還在找工作……”

“啊?”

這樣的男人,也敢讓他跟她們合住在一起?白靜初瞪了林盈兒一眼,斷然拒絕了:“不行,堅決不能讓他住在這兒。還有,盈兒,我必須得說你一句,昨天才認識的人,你怎么能就把他往家里面領呢?萬一他圖謀不軌,對你有什么企圖,可怎么辦?”

林盈兒小聲嘟囔著:“他不是那樣的人。”

“昨天才認識,你怎么就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我真是服了你了。往后,你不許再跟他有任何的來往,聽得了嗎?”

“哦。”

“別哦哦的,你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就說我不同意他在這兒住。還有,也讓他別再糾纏你了。”

“不用打電話了,他就在廚房中呢。”

林盈兒感到有點兒不太好意思,大聲道:“霍青,你出來吧。”

霍青走了出來,苦笑道:“白經理,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家,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我這就走。”

對于白靜初的反應,霍青挺理解的。畢竟,人家是兩個女孩子在這兒住,突然間多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又是剛剛認識的,擱在誰的身上都會有一定的警惕和芥蒂。不過,他是怎么都沒有想到,跟林盈兒合住在一起的人,會是白靜初。否則的話,他才不會留下來,這實在是太尷尬了。

“霍青?”白靜初再次吃了一驚。

“是……”霍青點點頭,已經走到門口,在換鞋子了。

“等一下。”

白靜初喝住了霍青,問道:“你跟盈兒是朋友?”

霍青道:“算是吧,我們是昨天才認識的。”

林盈兒都懵了,這鬧的是哪一出啊?她看了看白靜初,又看了看霍青,這才緩過神來,問道:“你……你們認識?”

“認識。”

白靜初就把白天在華泰大廈的事情,跟林盈兒說了一下。說起來,這事兒得好好謝謝霍青。要不是他,她的痛經指不定還得疼多久呢。緊接著,白靜初又問林盈兒,她和霍青又是怎么認識的。林盈兒就把昨天在飛機上的事情,還有今天在東湖邊的事情,都跟白靜初說了一下。可以說,她兩次借用霍青了,要不然,還得遭受到謝才俊的糾纏。

一個是昨天跟霍青認識的。

一個是今天跟霍青認識的。

偏偏,這兩個人還都讓霍青給“救”了,這算不算是一種緣分?霍青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笑了笑:“行,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吃飯了,我走了。”

“那么急干什么,你還沒吃飯吧?吃完了再走吧。”說出這樣的話來,白靜初的臉蛋都有點兒滾燙燙的發燒。人家霍青在這兒做了一桌子的飯菜,她上來就大口大口地吞吃著,真是不太好意思。

“不用了。”霍青搖了搖頭。

“客氣什么?咱倆一起吃。”

剛才,林盈兒光顧著看白靜初吃飯,又想著怎么跟白靜初說霍青的事情,也沒有吃。其實,聞著看著這些菜,她早就已經餓得不行了。當下,她拽著霍青坐下來,兩個人就跟風卷殘云一般,很快將一桌子的飯菜都給一掃而空,連那一砂鍋冬瓜海帶排骨湯都沒剩下。

等到收拾完畢,白靜初笑道:“霍青,我還沒有謝謝你呢,上午多虧了你,要不然……”

霍青搖頭道:“沒事,這不算什么。”

“對了,你怎么想著來租房了?”

“我……唉,白經理,你不是說你們沈總還要過幾天才回來嗎?我必須得等到她回來,親自跟她說一件事情,才能走。可我現在,手頭上沒有錢了,就想著找個便宜點兒的房子。然后,再去找個工作。恰好,林盈兒說她這兒空了個房間……真是不好意思,是我打擾了。”

“這樣呀?”

白靜初沉吟了一下,林盈兒有些好奇,問道:“霍青,你找沈嫣然到底是什么事情呀?還非得當面跟她說?”

霍青苦笑道:“真沒什么事……”

修真醫神

修真醫神

  • 評分:5.0
  • 點擊:1322
  • 來源:掌讀520
  • 作者:蔥頭仔的果粒橙

小說寫的還是很不錯的,情節生動透徹,人物栩栩如生,大力推薦閱讀,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